《法吊外传》 综合

芹泽多摩雄 2020-4-18 21:05 513

https://bbs.nga.cn/read.php?tid=13702375

二零零九年六月六号晚上十一点钟之前的一分钟,我和他偶遇了,因为他我会牢牢的记住这一分钟,这一分钟虽然我只搓了4个寒冰箭外加一个冰环但是再也改变不了,因为已经过去了可惜的是我们明天可能就不会在相遇了。但是我会牢牢的记住这一分钟。MAY IT BE要记得的我永远都会记得


传说中有一种能够1VN的职业叫做元素法,因为没有急冷,没有减速,没有终点,只有选择最大伤害,没有停歇的烧灼暴击。没蓝了的时候也只能变羊喝喝水。元素法每次PK只能开一次冰箱,那就是死之前的时候。





Chapter 1

“以前我以为有一个法师从一开始就不停的1vN,就可以一直pvp到开完冰箱的一天才落败其实他什么人都没有赢过,这法师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。”

我曾经说过我不知道直到最可后一刻我会输给那些职业,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nerf,buff。今天的杜隆塔尔没有下雨,天气很好,连前线的野猪养殖场的猪圈也显得生机勃勃,不知道日落的时候,站在奥格瑞玛门口的又是哪位法师。我站在猪圈旁边呆了很久,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换一个职业,其实换一个职业也不一定见的比这个职业还要好,但是我大概就是那种人,不风筝过一个zs,就不算的一个冰法,不打断过一个奶骑,就不算打得过竞技场。一定要亲眼看着防骑缠着奶妈和zs的斩杀,才会明白,这个年头的世道是如何的艰辛。

当我离开杜隆塔尔的时候,我知道我身后有很多双眼镜盯着我,但是我一定不能回头,因为我害怕,我只不过想要刷分来装装逼的,看看他们羡慕的眼神,但是若是他们要给我插旗,不给我机会,我也一定不会给他们机会的。

其实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来,我不该给他们一个痛快的机会,不过没关系,天暗了,有很多事情睡一觉就好了。

在梦里,我看到了站在杜隆塔尔平原上的一棵树下的一个血精灵。 虽然我很喜欢他的幻化,但是我没有问他在哪里可以刷得到,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

杜隆塔有很多法师,特别是血精灵法师,其中和我一样的被遗忘者法师和我一起打竞技场,但是我拒绝了,从练级开始我就懂得要保护自己,因为我喜欢打竞技场,万一下一次我邀请他被拒绝了怎么办?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,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什么PVP的地方都会有一个模板,竞技场有,练习赛有,评级战场有,甚至连随机战场都有,我开始怀疑,是不是有一天,在杜隆塔尔也会都是模板。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不是模板?


我开始还念巫妖王了,并不是怀念在推倒阿尔萨斯的那一刻的功成名就,而是那个时代。有时候你越想忘记一个人,你就记得他,人的烦恼有时候就是记性太好。甚至在梦里,都能听到 “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”

如果可以把所有的资料片都删除该多好,以后的每一天都从2004年开服的时候开始,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,该多好。

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,叫做乱吹,任何法师的吹风都可以乱吹,只要你调高你鼠标的灵敏度。不管是吹风还是龙息,冰法还是奥法,其他人的伤害是越打越高,而法师的伤害是越打越低。

我一直以为我和那个执着在杜隆塔尔偷钱的血精灵牧师不一样,最后我发现,寂寞的人都是一样的。

所以我决定,邀请那个发呆的血精灵火法一起打竞技场,而不是和已经混熟的战士,以为一个人重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。

其实和火法玩,最好我在练一个dz,不过我还是选择留在我的岁月里面了。


我看着那个被几十个冰法吊起来抽的的战士朋友,忽然想起一句话:

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,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,在他看来却觉得很重要。

后来战士不见了,法师们只能聚在一起发呆,有时候,只有等到失去了,才发现什么是最好的。

后来战士有一天回来了,变成了狂暴战,赢了很多次,说了很多骚话,我也输给了他,我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被所有人吊打的生活,虽然有时候只是因为对面是一个女孩子,逢场作戏,雾水情缘,不过没关系,哪里有什么战神,什么输赢,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优越感。

后来我就再也不愿意PK了,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,每次我做任务的时候都会带上项链和救生衣,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联盟的dz,什么时候会有安苏的小分队。

从前只有眼前猎,没有身后战。

不久前,有个火法也来了杜隆塔尔,没有工会,我邀请他来我们公会,这样公会就有2个人了,我就会变得很忙,制定公会的活动安排和日程,还有处理请假和替补。

后来我遇见一个SM,一个挺有意思的sM,我也想让他来我们公会,但是后来再也没有碰到,人生就是这样。


我还是在玩法师,以前我认为职业厉害很重要,因为我觉得玩一个职业就是一生一世,现在想一想,其实厉不厉害的职业没有什么关系,元素萨,am还是厉害,但是有些事情是会变得


Chapter2

"她曾经说过,如果有一天我没血了,就在原地等着,她会来找我"


以前特别的喜欢过一个女孩子,喜欢了很久,大概玩了多久的魔兽就喜欢她了多久,慢慢的喜欢也变了味道。虽然现在的女孩子也玩游戏,但是可惜她玩的不是山口山,我时常在想,如果我多一个账号,她会不会跟我一起。

应该是不能的,我曾经问过自己,你最喜欢的人是不是我,现在我已经不想再知道啦。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,你一定要骗我,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,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。

离别不代表说再见,或许是为了更好的面对未来,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未来。

魔兽世界也是一样的,很多人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而离开,家庭,孩子,学业,还有二零零八年厚重的水泥板。

我一直以为只要有一天我无敌于杜隆塔尔,我就赢了,直到有一天,我看着登陆界面上反射的倒影,才知道我输了,在我年华最好的时刻,我最喜欢的,和最喜欢我的都不在我身边。

在奥格瑞玛的银行门口,我站在邮箱前面发呆,我一直以为拿着唐金给信件的时候,我会很高兴,可惜我没有,站在这里的不应该只是我一个人。

我一直想要忘记PVP,只是做梦的时候都是变羊,冰箱。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。

在很久之前,我加入过一个公会,那是我第一个加的公会。

那些消失了的岁月,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,看得到,抓不着。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。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, 他会走回早已消失的岁月。

所以的记忆都是潮湿的。

包括日日夜夜,无穷无尽的,在阿拉希高地,刷着潮汐咒符。

其实那算不上我加入的公会,那天我是吃晚饭之前加的,结果在新闻联播之后,他就解散了。我加入过很多公会,记得的没有几个,有几个成为了有联系方式的朋友。

时过经年,你就会发现一个道理,一个人可以假装开心,但声音就装不了,仔细一听就知道了。

认识一个ms妹子,有一次让dz解释满肾,dz解释成接羊和恐惧。ms说,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,应该是“我已经很久没有用吹风杀死一个敌人了,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敌人了,虽然我知道胜利不是很远。我知道不久我就会完成漂亮的combo。可是,这一分钟,我觉得好暖。”

在我80级之前,未曾见过什么“高山”,一直觉得停服摧毁了山口山,没想到一段游戏最难翻越的,是时间。

当你年轻时,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达到战场组第一,可是老了的时候,你可能又觉得其实竞技场没有所谓的第一。

栅栏前的地上有拉好的桌子,另外我还上了几个buff,我知道,用不了多久就都会被驱散,所以我一直注视的buff,到有一刻你需要那个buff的时候,就就轻轻叫我的名字,我会告诉你,没关系,我在呢。


要怎么和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?我没有说再见。 我什么也没说。

我离开了我呆了很久的公会,他们喜爱这pvE,而我喜欢着竞技。不过现在想来,说句真心话。我心里有过五字角斗士。我把这话告诉所有人也没什么,喜欢不犯法。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

那天下午我做了个梦,我到了老的服务器,第九城市的登陆界面,上海电信一区,我以为我会醒来,谁知道,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。

在遇见ms之后,我遇见过另外一个法师,后来他去玩别的职业去了,去了别的服务器,我知道那个人不会再来,可是我还是再等。我在奥格瑞玛门口战了两天两夜,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,我才发现原来我到这里这么久,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天空。

直到世界里和世界外都下起了小雨。



有时就算转了服务器,也不一定找得到原来的公会,就算找到了原先的公会,你要找的人,也有可能已经不在了。

PVP现在开了本就是个梦。有人说丝不如竹,竹不如肉,唱得远比说得好听。还不如去刷大秘境。

MOMO班长很喜欢S大,而我喜欢vurtne,她有vurtne和alca的联系方式,却找不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,从她身上我明白一个道理,只要你自己不放弃,你永远都有机会。

所以,人一旦离开,就只留下为别人制造的回忆。

升学了,新的公会,新的人

她走了之后,我的技能栏的很多技能都很伤心。每天晚上,我都要安慰他们,才能睡觉。有时候连一个缓落术都不能减缓,我一个简单跳跃落体的心悸。

新的公会,遇见一位姐姐,姐姐总是在我的ID前加一个小字

跟一个人合作久了,你的习惯或多或少会受他的影响。虽然我很熟悉这种叫法,可是我怎么也不习惯从别的人口中听到。

到最后终于明白,有些事情不能勉强,而我可以做的就是放弃。

有一天她和好多公会的哥哥姐姐都不见了,公会有的人说,他们再也不会来了。

我说,你不要说两次,说两次我就相信了。

有法师说:所谓绝杀,就是把一个简单的事情 做到极致!无论是伤害,还是控制。

该刷本的刷本,该代练的代练,该办的事,天打雷劈也得办,这就是曾经的那个世界。

好多人以为做我们载着玩游戏的没什么朋友,其实杀手都会有小学同学。不过我们的同学通常都是把我们带进这个世界就分道扬镳了。

因为你终于有一个机会和天南海北意气相投的人成为朋友了,而不是一种天然的羁绊。甚至某种程度来说,对中国的传统造成了冲击。

有的人喜欢收集小宠物和刷幻化,可惜就算爱小宠物超过爱身衣服,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

PVP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?



我只是说开新版本会回来看看,而不是会留下来




Chapter3

“我是一名法师,三修法师,我叫风乱发,编号233,因为每次我PK之后,周围的人都会对我说233。”

https://bbs.nga.cn/read.php?&tid=13702375

https://bbs.nga.cn/read.php?&tid=13702375

https://bbs.nga.cn/read.php?&tid=13702375

我和那个战士最近的时候,和他的距离只有0.01公分,但是在一分零二十七秒之后,我就会彻底的击败他。

当时我还只是一名火法,和元素法不同,奥火的天赋没有冰箱,累了就在风中休息,死了就随风飘荡。

最灿烂的一刻,就是奥强气定大火球的时刻。

一个连冰箱都没有的法师,你还会对他有信心吗?


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竞技场是这么复杂,还以为一个人做的好就行了,可是三个人在一起,单是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。

因为职业的需要,我已经习惯了等待。然而,我却从来没尝试到等一个评级战场队伍等得心痛的感觉!也从来没有试过打PVP不是看技术而是用男女关系的架势。在短短的半年里,一张点卡价钱已经从三十块钱涨到了七十五,我已经玩的够少了了,可我还是觉得自己玩的少了,因为我的朋友还没出现,不知道我还要等进队伍多久!我开始幻想自己是一名双休黑白牧,因为,以黑白牧进队伍的速度,一晚上一定能打很久很久……

打不了就是打不了。

我没有想到她说的休息就是真正的休息,整个晚上我在集合石找了两次评级队伍,打了六次竞技场队伍。当天差不多快亮的时候,我知道我该下了了。在我要下的时候,我给她发了消息要她喝一杯胖大海。我记得我妈说过,如果女人说了很多很多的话,第二天会嗓子痛。她昨天晚上很是激动,像她这样声音悦耳女人,好好好保护嗓子才对。

终于在集合石,让我找到第三十个dz。就在1月1号的早晨,我开始明白一件事情,在奶骑的心中,我和这个开局不潜行的盗贼没有什么分别。

我以为有一种人是永远不会嫉妒的,因为他太骄傲。我一直以为我就是这种人,可惜的是我一生从未看错人,却看错了自己。


不久前,我遇上一个人,送给我一个游戏,她说那叫“绝地求生”,玩了之后,可以叫你忘掉以前玩过所有游戏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游戏。她说人最大的烦恼,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,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,那你说这有多开心。这游戏本来打算送给你的,看起来,我们需要再来买一个游戏了。

当年要真硬着性子把操作学下去,我定会是战场组的五字角斗士。千回百转,亦悲亦喜。玩腻了深结接羊就换龙息冰环。那时候,你在后面,我控你加。想想那样的相遇,也怪有意思的。

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:
每开一个赛季,就想打到第一拿五字角斗士。
我很想告诉他,
可能打到 第一,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。
回头看,发现刷子的分比你更高。
但我知道他不会听,
以他的性格,自己不试过,又怎么会甘心?

我终于明白这个法师为什么会去玩DH了,可能是因为够简单。
看着他们走的时候,我心在妒忌。
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机会。
不知为什么,我却放弃了。


赛季之中之中,必有性情中人。
zs:法师先生,给你看冲锋大跳战士,是让你明白,人外有人山外有山。冰环不能只有眼前战,没有身后驱散。希望你可以举一反三。
法师:千古无同局,法师到底还能不能极限风筝zs,有机会我们再印证。
zs:你来,我等着。
冰环冰战一度,梦里羊德几回。
宁可一思进,莫在一思停。
为什么法师叫法神?法神其实就是嘲讽
冰枪既出,盾反无阻。
PVP当中有这样一句话: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有一口气,点一盏灯,有灯就有人
法师为什么有冰箱,不是为了保命,而是为了进攻。
战神自有冲锋斩,隔山隔水一巴掌。
PVP的这一赛季,能耐还在其次。有的成了混子,有的成了刷子,都是时势使然。
人生如法,吹风无悔。
玩法师人有三个阶段,被打,打人,换游戏。



曾经在杜隆塔尔,有过一个对手,我曾经希望他死掉,我认为那是唯一可以让我清醒的方法但是现在他真的死了,这却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让我心痛。因为我再也击败不了任何一个人。

一个法师输给了战士,
或多或少都会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。


在过去的几天里,我一直都在学着不要去相信别人。我很高兴我失败了。有时我们把别人当作一面镜子,去定义法师,去告诉自己“我们是谁”。

人有多高分数穿多高的装备。

我只能打到1700,所以连1750的装备都买不了。


有人说,法师pvp因我而起,因我而收。 我但愿他们是对的。我一辈子没挂过招牌,对我而言,法师是大同的,千法归一路。到头来,就四个字:满羊,冰箱。

我上官网看了看蓝贴, 我明白原来我站在了错误的一侧。

我和她合作过三个赛季一个资料片几乎一年,今天还是第一次上了yy。因为人的感情是很难控制的。所以我们一直保持距离,因为最好的拍档是不应该有感情的。

每天你都会跟许多人在杜隆塔尔擦肩而过,有些人可能会变成朋友,有些变成知己,有的人变成了仇人,所以我从不放过可以跟大家摩擦的机会。

那天,我又看到了山口山的海报,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

我现在才知道,那个ms姐姐能够开开心心在奥格瑞玛门口走来走去的,是因为她知道,自己总有个地方可以回去,总有个人等他回来。


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。



如果我把这些钥匙丢掉,那些门将永远都不会打开,但是我从未想过,设计师取消了钥匙,取消了开门任务,我很不理解为什么。

Sometimes, even if you have the keys, those doors still cann't be opened. Even if the door is open, the person you're looking for may not be there .







Chapter4

很多时候,一个人的性格,会影响他的职业。玩法师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做决定。谁该死,时间,地点自己来决定决定好了。我不过是个很懒的人,我喜欢人家替我安排一切所以我需要一个拍档。

昨天AA终于出来救生衣和泰国问候项链,我早就有了项链,却一直没有衣服,直到有一天,终于有了衣服,却发现没有替换的肩甲。人们都说女人如衣服,我好中意那件衣服,却没有机会去换下来,因为我知道一旦我换下了,就是我落败的那一天。

在很早之前,我就看到了有人既有衣服也有项链,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,很有安全感,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运气的,做人,千万不能比较。

阵营有红蓝,法师有冰火吗?有的,可惜最后一位元素法师,随着叶子在路旁的飘落,也凋零了。

Why do u choose Mage?

No reason.


有人说水元素是一位冰霜法师最好的朋友,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,它却不肯跟我分享我的痛苦呢

“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法师是哪一位?”
“就是你啦。”
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,但是我没有回答,换了是新玩家的身份,我发觉这几个字原来并不是很难说出口。
……
那晚之后,我就再也没见过lindmilo或是gameking。几年之后,在PVP上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法师,没人知道他的来历。只是听说,他喜欢在冬泉谷PK,他有一个特别的名字,叫第六根手指头。一个有六根手指头的人,操作一定很快吧,像一阵风一样。

在杜隆塔尔的插旗者们都只有一个目地,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。因为在2018,一切事物永不改变。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因为从来没有人回来过。我是唯一的一个。


我终于来到海加尔山,觉得好难过,因为我始终觉得,站在火源之地下面的,应该是一群人。而不是我一个。


每次下雨,我就会想起一个人,她曾经很喜欢我。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,每次我要pvp而她要看小说的的时候,天都会下雨,她说是因为她不高兴。后来她有的新的朋友,她和他在夜晚的北京城逛街的那晚上,我一整夜都没有玩过魔兽世界。


想想,说人生无悔,都是赌气的话。人生若无悔,那该多无趣啊。

lixuzheng:“不值得。”我:“但我觉得痛快,这才是我自己,本来我应该没事,但我的冰枪和吹风没以前快,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,认为对我就去做,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,直到那个人离开,我才发现我完全变了,我竟然没有答应她,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。那天我很失望,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了自己,我不想和你一样,因为我知道你,绝对不会为分数去冒险,这是我和你的分别……”


初六日,惊蛰。每年这个时候,都会开启一个新的赛季,有新的角斗士龙。很奇怪,每次的邮件都是唐先生寄给我的,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。他难道不想张先生?可能我搞错了,他并不是唐鹤德先生。


其实PVP之大,又何止冰奥,勉强求全,等于固步自封。在你眼中在,这魔兽世界是个游戏,对我来讲是一个世界。所谓大成若缺,有缺憾才能有进步。真管用的话,法师又何止冰法奥法火法。你说对吗?


以前玩pvp,喜欢听摇滚,后来觉得摇滚不够味,要听朋克嘻哈,后来就要听金属了,越来越重。

“你喜欢听这么吵的音乐?” “对啊,吵一点挺好,不用想那么多事啊。” “你不喜欢想事情啊?那你喜欢什么?” “不知道,想起来再告诉你。”

其实我在想,会不会她离开我是因为暗黑破坏神3开的太晚。后来我想,应该不是,也没有机会从头来过。

也对,宵夜都有那么多选择,何况男朋友

又走过路口,当我走在晚风中的时候,觉得非常难过,我总觉得,应该是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。

我很喜欢MoMo班长,我觉得我们两个好像啊,出身,生活,愤世嫉俗又玩世不恭,不同的是我沉默寡言却又顽劣成性,而她更多的是洒脱,我好羡慕她啊。

那天,我又拒绝了她。我记得我和Momo班长讲过红宝石的故事。

后来我养成了习惯,每次我赢了我就吃一口红宝石,好像我又回到那天,吧小蛋糕递给她,看着她一脸高兴的样子。

可惜的是,后来我再也赢不了了。

我以为我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,结果转而发现原来我的账号是她的名字,每次都要输入一遍。

如果一个武僧的ID叫做七龙珠,那么他应该叫做什么?如果他是一个男熊猫应该叫做九龙珠。

每个男的都有一龙戏二珠的资本嘛。

人生能有多长,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命中无法失去的说再见,所以我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。

我曾经听人说,如果法师的手够快,深结冰枪急冷深结的时候,像风声一样,好好听。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,是我自己流出的泪水。是风铃中的冰枪。

我知道我病了,医生也知道。我委婉的告诉了父母,害怕结果。他们倒是看得很开,医生给我开了药,其实没有必要开药的,我知道有的病是医不好的。

其实经历多了大概就是这样,当一个人陷入了某种情绪,他不断重复、不停想改变,但其实他想带走的人始终只有一个。我们不要想得太复杂,一个人经过了很大一件事情,这件事情给他很大一个包袱,他希望可以改变。但是在改变的过程中,他发现太刻意改变反而更痛苦,而且无法改变。到最后他只能接受这是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这条路,我没走完,希望你能把它走下去。

山口山的PVP就像一个江湖,在江湖里面最大的,武功最高的不是人,是那个时间,是那个自然。

我最难过的,在我认为我最好的年华,我最喜欢的最喜欢我的人都不在我身边。而更可悲的是,我却觉得我没有最好的年华。



一个法师手再快,再快,再快,在闪现的时候变羊,在冰环的时候冰枪,在深结的时候暴击,在冰箱之后的反制,在急冷之后的深结。

赢了也好,输了也好,到最后赢不了也好。



有一天你会发现,你活在风中,永远不会落地,生生死死。




Chapter5 The End
“”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。“”
“”抱歉“”

其实说起来我还是挺幸运的一个人,在我最好的年华,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在我的身边。不过略有遗憾的是,在我不好的年华,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。

一个法师很容易就和一个dz玩到一起,一个法师很容易就和一个ms玩到一起。

说起来如果一个法师和一个惩戒骑玩在一起算是什么,其实没关系,只要有个故事,无论是奇特的,奇异的,奇怪的故事。只要有个故事就好了,没必要轰轰烈烈,平平淡淡也行。

但是有的感情是不会平平淡淡的。

让我无数次在夜里辗转反折的人,一个忘记了我的人。

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回应,一个我暗示的回应。

可惜没有,所以期待总是会变成幻想,一切的幻想都是美好的。

就像那句话,活着不就很好了吗。

至少他活过。

活着是多少美好的期待,人们都在努力的活着。

即便是生活在如何困苦中,也会学会苦中作乐,无论前路是多么坎坷跌宕,活着,就很好了。

但是我还是想重新开始。

怎么重新开始,总得要舍弃什么吧。

其实在不美好的年华中孤独,并不可怕,而是没有将美好年华留在心中,没有珍惜过,没有认认真真对待过,所以说最后记住的只有遗憾。

或许我不该来,但是我已经来了,所以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。

我的确有后悔过开启这道门,但是我没有后悔遇见过你。

很好,现在的我很珍惜我拥有的伙伴。

很好,至少我是真的很珍惜。

但是我知道,很快甜蜜的感情就会趋于平淡然后消失。

如果有一天,你找不到我了,请抬头看看星空,我就在星空里,你是不是看到那个笑容了,我是真的很开心。




再见,have a nice day


BY fengluanX




精一杯勇気を振り絞って

拿出全部的勇气
彼女は空を飛んだ
她纵身一跃飞过天空


鳥になって雲をつかんで
成了飞鸟抓住云彩
風になって遥遠くへ
化为风 飞向远方




最新回复 (3)
全部楼主
  • 青旭东 禁止用户
    0 举报 2
    连个回帖也没有太惨了
    2020-4-19 13:52 回复
  • ENDER_D_A 混元体猛男
    0 举报 3
    顶一下,这区人真的少
    2020-4-20 23:13 回复
  • 乱七八糟 混元体猛男
    0 举报 4
    2020-4-21 22:11 回复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