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TL]2019年高光时刻:Maru的GSL第四冠(完毕) 综合 新闻资讯

Sprite 2020-1-15 12:49 4751

先挖个坑,下午在回家的动车上翻译完就发上来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下面是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2019年高光时刻:Maru的GSL第四冠

作者:Ziggy

原链接:https://tl.net/forum/starcraft-2/554755-cool-things-from-2019-maru-wins-code-s-4


image.png

 

当星际争霸:母巢之战还牢牢占据着电子竞技王座之首时,在重大赛事中数次夺冠绝非易事。对于绝大多数选手来说,在OSL或是MSL中夺冠已经是可望不可及的梦想,而夺得两冠或是更多冠军似乎已是镜花水月,只有传奇人物才能取得这一殊荣。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,OnGameNet和MBCGame意识到了遴选出荣誉等身的杰出选手的重要性。籍此,黄金奖杯应运而生。2003年,当Nada拿到他的第三个MSL冠军时,他获得了一枚黄金奖章,以纪念他的卓越成就和出类拔萃。虽说Nada的胜场主要是在MSL的前身——KPGA锦标赛上取得的,但他仍是MSL三冠王五人组中的第一人(其他四位为iloveoov,sAviOr,Bisu和Flash)。2005年,OnGameNet也为预期夺得OSL三冠的Boxer准备了“金鼠标”奖。然而尴尬的是,Boxer在决赛中负于Anytime,所以直到2006年Nada才获得了第一个“金鼠标”。史上只有July,Jaedong和Flash三位选手可以追平这一OSL记录。

 

KeSPA联赛和星际争霸1时代的最后一个黄金奖杯在2011年6月颁给了Flash,那时他赢得了自己的第三个MSL冠军。但迄今为止,这一传统都没能在其续作中继续下去。星际争霸2中的多冠王似乎并不那么激动人心,即使在玩家社区内也没能获得以往的那种众星捧月的特殊待遇。不过,由于OSL在停办前仅举办了两个赛季的星际争霸2赛事,而至于SpoTV’S StarCraft II Starleague(SSL),在七个赛季的赛程中,从未有过一位选手可以两次捧杯(因某一赛季的奇葩赛制,herO可以算拿过1.5个冠军,祝贺他!),这种现象还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

但还有一项韩国赛事不得不提,她的历史源远流长,期间故事不胜枚举。啊,想必读者诸君看到这里已经脱口而出了(没想到的自行面壁)——那就是GSL。

 

为何GSL没有设立一个自己的“三冠王专属黄金奖杯”?鉴于OSL金鼠标的不菲造价(金鼠标重约206克,纯金含量极高),GOMTV因为经费问题放弃这一奖项看上去还算情有可原。


image.png

Flash获得金鼠标

但是为何根本没有类似的纪念仪式?追本溯源,还是要从GOMTV、GOMeXP和AfreecaTV举办赛事的复杂历史说起。星际争霸2在韩国的起步可谓一波三折,当时赛事的主办方甚至都不清楚他们能办多久。另外,2011年赛事体系反常地急剧膨胀,仅当年就举办了将近九个大型赛事。2010年8月28日,GSL正式开赛。而大概一年之后,MVP就已经三次拔取头筹。说老实话,我认为当时GOMTV可能准备欠佳,但到了2012年S级联赛第4赛季中MVP对阵Life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打算把这一错误纠正过来了。

 

经历了2011年的巨变后,GOMTV似乎在2012年年中突然醒悟过来,认为那些优秀的选手理应享有一场特别庆祝。因此,遥不可及的G5L奖杯新鲜出炉了,它被誉为极富竞技性的星际争霸2赛事的圣杯。如果GOMTV能在2012年第2赛季MVP击败Squirtle第四次夺冠时准备好奖杯,那这个奖杯就应该叫做G4L。该奖杯是专门制作的,但却没能颁发出去。MVP负于Life后,G5L奖杯就被封存起来,静静地躺在角落里吃灰,等待着MVP的第二次崛起。讽刺的是,那次决赛后,GOMTV还真从星际争霸1的种种神话中借鉴了不少,比如Life就拿到了一柄真正的剑,以纪念他传说中的“王者之路”。事后回想,直让人感叹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。


image.png

做好了却没能颁发的奖杯——无冕之王MVP

 

2012年后,GSL不再那样频繁举办,而顶级选手中的竞争变得更为激烈。但是G5L奖杯,虽说越来越难取得,但作为星际争霸1时代的遗产,一旦时机到来,粉丝们还是会做起关于偶像举杯的春秋大梦。另外AfreecaTV在庆祝新纪录和里程碑事件上也的确变得更加积极,在它的赞助下,Nestea奖和Parting奖一直持续了下去。很快,在2017年,Flash夺得ASL三冠王,从而获得了金鼠标和金量天尺。这也算吸引星际2观众关注星际1的一点。

 

不过,MVP并没能涅槃重生。但随时间推移到2019年,一位资历甚至更为深厚的星际争霸2老手迎来了自己的二次复兴,老树开花枯木逢春,让传说中的G5L奖杯重回公众视线。2018年,来自Jin Air战队的Maru技惊四座,包揽全部三届GSL S级联赛冠军外加2017年WESG总决赛冠军,这也让他跻身韩国职业中最为顶尖的选手行列。从他在Prime战队时初次以“枪兵王子”的名声所展现出的才华,到他在OSL中的“王者之路”和多年以来的精彩表现,Maru的重新崛起并非意料之外。然而,2018年起他在技术上的突飞猛进令人瞩目。赛季去去来来,Maru进步飞快。如果有人想对此画个图做个说明的话,把动视暴雪的股价走势倒过来就行了。

 

进入2019年S级联赛的第1赛季,没人知道最终的冠军会花落谁家,而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。如果有人说“Maru”,其他人会觉得这种认为任何人都能GSL连续四冠的想法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;但如果选了其他选手,他们又会就其“竟然不相信这种不可阻挡、千载难逢的力量”的观点大肆嘲弄一番。这种情况证明,有时候只能选择中立来明哲保身。

 

新年到来,万象更新,而种子选手Maru也必须参加预选赛。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Maru输给了Dear,不幸进入小组败者组。尽管Maru不一定需要与Keen争夺出线名额,但是作为小组第二而非第一出线,这一结果应该不是东方破晓时刻还守在电脑前疯狂刷新、苦苦等候结果的粉丝们日思夜想的。话虽如此,这场比赛仅仅是个预选赛,而Maru的失利也并未被人过度深入解读。

 

正赛开始后,Maru再次展现出自己的非凡水平,不负众望地以2:0击败RagnaroK和herO,锁定十六强席位。然而,八强争夺战中Maru的表现又带来了新的隐忧。尽管Maru开局2:0impact取得开门红,但却在先下一局的情况下被黑马Bunny连扳两分,送出了自己近一年间S级联赛中的首次败绩。出线战中Maru再次击败了Impact,但是即便如此,他也被Impact拿下一局。这让人们心中疑云密布,或许Maru并不是想象中的金刚不败之身。

 

随着季后赛的到来,唱衰Maru者很快翻出他在预选赛中输给Dear的事,对Maru在八强战中再战Dear的胜率究竟几何表示心存疑虑。Maru似乎并未因要面对Dear而惴惴不安,恰恰相反,在赛前采访中他表示:“只要不是herO,我觉得都还行。”Maru在番战中的策略都侧重于在前期取得优势,然后在二矿或三矿阶段就干脆利落地拿下比赛。在面对herO时这种打法很难占到便宜,所以这也多少解释了为何Maru对herO有所忌惮。持续不断的进攻加上错综复杂的部队调动, Maru虽然每次出击都不一定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但最终却以3:1获胜,其中Dear只有在 “国王藏宝地”上表现得还算差强人意。Maru敢为其他人族选手不敢为之事,比如在“零纪元”上面对凤凰防守开局的神族时还不断投雷。我猜读者诸君肯定会质疑这种打法的可行性,但他可是Maru啊!总而言之,由于Dear这次比赛中和他前几个月的PvT实力形成的反差,Maru的胜利让观众失望透顶,但Maru总有办法让所有人相形见绌。

 

下一关——Trap。想象一下次日战队宿舍吃早餐时的尴尬气息,你就知道与队友针锋相对从来不是什么美差。然而,就观看体验而言,没什么比得上两位顶级选手竞争者的内部厮杀了。虽然当时称Trap为“竞争者”会招致很多反对,但现在想来这样称呼似也无妨。这场比赛,游戏里的每个细节都举足轻重。队内战就是在预测对手策略的同时尽量掩盖自己的意图,Maru在遇到Trap时二者兼备,而Trap则不然。Maru一反常态的流程让观众们一头雾水,比如投地雷后接两个维京进行骚扰,虽说这种打法并非完全荒谬不经,但也足以让人惊叹不已。随后Maru又回归到标准运营流程上。这一简单有效的策略让Trap措手不及,被4:0干脆利落地横扫出局。我猜Maru之后心中一定过意不去,帮助Trap练习了很多从而让他在当年晚些时候连续两次杀入决赛,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。

 

“我进决赛就是来完成四连冠的。”很明显,Maru也知道这场决赛的胜利有多么重要。另一方面,面对迫在眉睫的兵役,Classic表示,“除了GSL,我能参加和夺冠的比赛并不多……我真的很想赢下今年的GSL。”

 

如果读者们看过这场番战,那可能和我一样在刚开始时有点认知失调。Classic这种PvT以正统打法出名的神族玩家,竟在六场比赛中野了五场。即使是在“国王藏宝地”这种人族在游戏前中期都会全力进攻的地图上,Classic都尝试从开局就占得先手。这一想法成功了两次,比如“赛博森林”上的电池加风暴rush。在其他的对局里,Maru完美地针对了Classic的风格,他探路侦察、早早修好地堡或是换用更为稳妥的开局。别误会,我很喜欢Classic在番战中采取的更为积极主动的策略,换我听说Maru害怕herO我也会这么干,但他的具体战术似乎考虑不周。除了“国王藏宝地”Maru被迫进入核弹大和满地图飞的那种超大后期,其他对局似乎都是一边倒,剧情无外乎是Maru被战术打到直接带走或是Classic战术失败被防守反击一波致死。 尽管比分是惊人接近的4:2,总体看来Maru还是要高出对手整整一个档次,这就是创纪录的GSL四连冠选手的水平。


image.png

Classic靠电池+风暴rush把比分扳到2:2

 

对Maru的粉丝来说,不幸的是,自那以后Maru的光芒就逐渐黯淡了下来,空留粉丝等待着G5L奖杯。但是传奇还远未结束。近期消息确认,2020年韩国至少还会举办三场大型比赛,虽说这些比赛是否还叫作GSL尚未可知,但它们也将继承GSL的衣钵。如果Maru能够赢得他的第五届韩国国内大赛,就算奖杯不是金的,他的成就也和镀过金一样熠熠生辉。

 

“距离G5L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所以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加油吧,Maru!

 

相关和致谢

作者:Ziggy

编辑:Wax

图片:AfreecaTV

翻译:Sprite

校对:绝迹 @绝迹

*:加入了两张原文没有的图片(FlashClassic)以改善阅读体验。


最后于 2020-1-16 13:24 被tager编辑 ,原因:
最新回复 (24)
全部楼主
  • 绝迹 精英猛男
    1 举报 2
    圣堂文库已准备提供灵能支援
    2020-1-15 12:54 回复
  • 1 举报 3
    前排插眼
    2020-1-15 13:03 回复
  • 0 举报 4
    插眼
    2020-1-15 13:32 回复
  • tager 管理员
    0 举报 5
    gkdgkd
    2020-1-15 15:11 回复
  • McLaren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6
    前排帮顶
    2020-1-15 15:18 回复
  • Sprite 精英猛男
    1 举报 7

    动车改签无座只能站着翻译,我太楠了

    上传的附件:
    2020-1-15 16:04 收起回复
    最爱孙一峰: 太辛苦了
    2020-1-15 16:05回复
  • 忍野扇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8
    马茹的粉丝可以看看了
    2020-1-15 16:20 回复
  • 0 举报 9
    资瓷
    2020-1-15 16:25 回复
  • 酱油男买酱油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10
    ~( ̄▽ ̄~)~
    2020-1-15 16:52 回复
  • Sprite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11
    看来已经有人翻完了。。我还该继续翻完么
    2020-1-15 19:19 回复
  • 忍野扇 精英猛男
    2 举报 12
    快翻译啊,别管别人。(我要看我要看雪碧哥哥的翻译
    2020-1-15 19:33 回复
  • Sprite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13
    2020-01-16 10:16 全文更新完。
    昨晚摸到一点大概翻译完。既然挖了坑还是尽量填上,不过效率低了点。
    2020-1-16 10:18 回复
  • Sprite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14
    感谢 挑灯夜战校对并提出修改意见。
    2020-1-16 10:19 回复
  • 嘻嘻 猛男
    0 举报 15
    埋埋 埋埋 埋埋!!!
    2020-1-16 10:28 收起回复
    Sprite: 爬
    2020-1-16 10:41回复
  • 小明在星际 混元体猛男
    0 举报 16
    2020-1-16 10:48 回复
  • 绝迹 精英猛男
    1 举报 17
    2020-1-16 11:15 回复
  • alosteros 拟态猛男
    1 举报 18
    雪碧tql
    2020-1-16 11:22 回复
  • 忍野扇 精英猛男
    0 举报 19
    2020-1-16 11:28 回复
  • 0 举报 20
    2020-1-16 13:20 回复
  • tager 管理员
    0 举报 21
    Sprite 看来已经有人翻完了。。我还该继续翻完么
    撞车是论坛传统艺能啦
    2020-1-16 13:25 回复
  • 烊千千 视频作者
    0 举报 22
    2020-1-16 14:24 回复
  • 草色微茫 翻译官
    0 举报 23
    2020-1-16 16:06 回复
  • 1 举报 24
    maru 加油!
    2020-1-16 16:16 回复
  • 素宗 精英猛男
    1 举报 25
    支持支持
    2020-1-16 18:20 回复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