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rral芬兰语采访中文翻译(下):未来计划,答观众问和奖杯展示 采访/翻译

ggboud 2021-2-21 22:42 3874

Serral之前接受了Ence战队教练Willfeel的芬兰语的Twitch采访,英文字幕版上传在了YouTube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27jGS158lw

以下根据英文字幕版的翻译。感谢sonde小姐姐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Yy4y1n7j3

Serral芬兰语采访中文翻译(上):https://www.scboy.com/?thread-209446.htm

Serral芬兰语采访中文翻译(中):https://www.scboy.com/?thread-210424.htm


W:我已经问了你这个春天,但是你对你长时间的未来怎么看?游戏,人生,所有这些。我不会把问题限制在一定区间,我希望这个问题尽可能的开放,你对你的未来,在你看来,关于游戏,关于其他的一切。


S:关于比赛,我不觉得我会继续。我的意思是,我会继续比赛。但当我退役之后,我不觉得我会继续参与到电竞之中。虽然有说法是,你永远不会离开电竞,你一旦开始,你就会一直在其中。但我不觉得我自己会这样。当我不再享受比赛的时候,我就会去转向其他的事情,一些基本的事情。我现在想到的,去服兵役是第一件事。不过,我是先退役然后去兵役,还是在部队的战队继续比赛(我不清楚芬兰有没有军队俱乐部,不确定是不是翻译对了),目前还没有确定。


W:对


S:然后我会开始进行一些学习。但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需要。不过我的确没太考虑兵役之后的事情。一切可能性都有。只要我喜欢,我能成功,我就会一直继续比赛,我很享受比赛。


W:所以如果你感觉很好,你就会继续打星际二,你不需要具体的去说明,然后你就不会再打了。你没有想过比如转型什么其他游戏,在星际二之后。


S:我不觉得。我不认为我会去打别的游戏之类的,或者去做解说主播,以及一些我不擅长的事情。我不认为我会去做这些。在职业生涯之后,我的游戏生活就结束了,至少游戏相关的职业就结束了。


W:我可以确定,像你这样的人,你肯定能找到什么事请去学习,去做。


S:嗯,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
W:现在还没什么头绪,不过最终会解决的。


S:对,一般来说车到山前必有路,你不用学想太多,或者为此感到压力。


W:没错,你已经有了清晰的想法了。之前的采访你也说过,只要你觉得很好,你就会一直打。当有一天我觉得我不再喜欢了,我就不做了。


S:我觉得这个方式很适合我,我也没有考虑太多。


W:这很好。


S:当然,星际二不会永远持续下去,肯定会再有一天结束。我不觉得会在一个更好的RTS游戏问世之前结束,但如果市场变得越来越小,就没有所谓的职业选手了,然后也没有什么理由我继续下去。在那个时候会作为一个兴趣,但是星际二不会一直持续下去,至少不会一直维持相同的奖金池。


W:现在有什么来自游戏开发者的信息,对于现在的情况或者比赛,他们会支持多长时间。


S:对,现在是ESL。他们大概一年之前,和暴雪签下了一个三年协议。所以我们还会有至少两年差不多的比赛结构。在这之后,我就不知道了。基本上对于之后怎么继续,没有任何信息,但至少现在的系统会在运行两年。


W:这很好。现在我会问一些YouTube上的观众提问,之后再问一些Twitch上的问题。你还有时间吗?


S:我总有时间。


W:很好,如果有什么你想起来要分享的,你直接说就好了。不过稍等一下,我在手机上记录了这些问题。第一个问题已经回答了,你日常的一天是什么样的?你训练多长时间?我们已经回答过了,上午你会去做乱七八糟的事情,遛狗,陪你的家人。之后下午开始练习,然后睡觉。


S:如果说到练习时长,我一般打大概5-6小时。平均上差不多。不过波动很大,有时候我只打3小时,有时候练8小时。对于一周来说,一般是36-42小时。


W:星际二一盘比赛大概持续多久呢?我知道这取决于比赛,但是平均来说大概多长呢?


S:平均多久,我应该说多久呢,10-15分钟吧。


W:比我之前认为的要快很多。


S:对,星际之前很慢,比现在慢很多。然后经过了2个资料片。自由之翼时期,开局只有6个农民,虫群之心也是一样。但是虚空之遗涨到了12农民开局,这改变了经济情况,然后对加速了游戏很多。取消了没有什么事情的前期,然后更快的进入到交锋。


W:这个加速很有趣,这让游戏对电竞观众友好了很多。


S:之前开局解说需要吹逼很久,我们总能在开局听到很多鬼周刊。(实际现在3484也还是这样的)


W:另一个问题,你还玩什么别的游戏吗?


S:对,我玩一些别的游戏。我最近玩的最多的是“逃离塔科夫”。


W:很好。


S:之前我玩过不少PUBG。不过最近没怎么打。这是两个我打的比较多的其他游戏。


W:你需要玩些其他的,来对你的大脑从星际二当中进行放松。


S:你可以这么说。当我坐飞机的时候,我之前会玩Switch。


W:你都有什么Switch的游戏,你玩赛尔达(Zelda),马里奥(Mario)或者任天堂大乱斗(Smash)吗?


S:我都有,但我玩的最多的当然是塞尔达。


W:旷野之息,疯狂的游戏。我也有,我会在任天堂大乱斗挑战你,我会用Little Mac(我没玩过,不知道是个啥)。


S:我之前玩。我有一些Pac-Man的经验,但我没有什么擅长的英雄。


W:我还玩一些Bowser。


S:这个我基本上玩不来。


W:我们需要找时间来玩一下,如果战队办公室有Switch的话。至少那里有PS5。但是你会带着你自己的。


S:好的


W:然后是,你什么时候发现你能作为一个职业选手?


S:就像我说的,可能是我在13年或者12年第一次加入eXelon,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楚了。这估计是第一步。之后比较无聊,然后在2015年,我得到了第一次真正的成功,所以这是最早的两个契机。我第一次进入战队,这让你变得职业了一点,然后是你取得了成功,然你开始畅想职业生涯。不过在高中期间,我已经计划至少会用一年来全职进行比赛。现在我全职打了很多年了。


W:现在我们来问一些Twitch上的问题。对于参加独立日招待会感觉如何?你被邀请来着。


S:就是那样,那不是最佳体验,的确去参观很有趣,而且是独特的经验,基本不会再来一次。这么来看是很好,也比较有趣。但这不是世界上最好的聚会,我个人看来。


W:不是你最喜欢的聚会。不过能和芬兰总统握手还是很酷!


S:没错就是很酷。


W:Fuzer问你你第一个拿下冠军的比赛是啥?你是不是已经回答过了,我不记得了。


S:可能是Insomnia或者什么13年的比赛,不过Fuzer问的话,我觉得是什么Fuzer的比赛。


W:所以这是个钓鱼问题。


S:我不确定,但我觉得我的第一冠军是2013年的Insomnia。我在决赛战胜了elfi,一个很厉害的的芬兰神族。这是个芬兰国内的比赛。(Liquidpedia的记录好像也是这是第一个冠军。)


W:Raimo提问,你是怎么做到操作和运营都这么好的?是全靠苦练,还是说你有这样的天赋?


S:通过练习你会提高,操作和运营都只是一些技术性的事情,你练的越多你就会提高越多。


W:这个问过了。还有粉丝问你,你是不是经常去市中心,比如去商场?我有没有什么机会碰到你?


S:我不是很经常去,但我偶尔会去,基本是和我的狗一起。碰到我最好的机会是当我在遛狗。虽然我不经常到市中心遛狗,但是我每天都会遛狗,除此之外,我不太去市中心。


W:你觉得你最苦涩的失败是哪场?你最懊恼哪一点?


S:所有输给雷诺的比赛。


W:所有输给雷诺的比赛。


S:所有,所有的失败。


W:他在你心中有特殊的位置。


S:如果非要选一个的话,应该是去年的嘉年华半决赛。我2-3输给了雷诺,这应该是我最苦涩的失利。以为在2-2的情况下,我决胜盘自己怒送好局(家里卡牛,牛裸冲地刺)。就是这样,很难受。


W:ZoneV问到,你有什么在大赛中的尴尬经历吗?


S:我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尴尬经历。


W:什么都没有发生,比如你走到什么地方,然后掉下去了之类的?


S:有一些,如果你这么说的话。实话说,所有开香槟的时刻都很尴尬。每次都很搞笑,实在是不能给什么好的评价。


W:如果你没练过,开香槟的确不是很自然。(去年好像3484香槟开的很自然,一看就是经常开)


S:对,基本都不会很顺利。上一次我直接被香槟喷在脸上,全部都喷在脸上。


W:你自己的脸吗?


S:对,我反向喷香槟了。我已经记不清具体发生什么了。我试图用拇指按住,虽然我去按了,但还是喷的很厉害。我按照教科书的方法去做了,然后还是喷射了。


W;至少你没被塞子打到眼睛,这也很经典。


S:对,还好没有。


W:我有朋友是做急救的,他说他们收治过因为香槟造成的眼部受伤。的确有可能会发生,下次记得小心点。


S:还好今年还没有开香槟的机会。


W:这很有趣。


S:我不知道看到哪里了,让我找找。


W:你玩过CS吗?你觉得这游戏咋样?


S:我尝试过,我打过很多时间。可能大概600(小时吗,还是盘数,我不清楚,原字幕没有单位)。我最近没有打,我至少这两年没有玩了。很有趣,不过团队游戏我一般玩不太来。对于我来说,如果能把失利归结于我自己会更好。我发现这是个很好的解决方法。


W:所以你觉得你更是一个单人游戏玩家。


S:对,单人游戏更适合我。


W:你的配置是什么?人们可能会认为你用一个有7个屏幕的超级计算机,但事实是什么呢?


S:我有一个15年配的电脑,不是最好的配置。我准备买新的了,最近已经在解决这个问题(指电脑问题),毕竟这台电脑不再是新的了(感谢好兄弟的建议,大体原字幕:Well now I am getting a new one, recently the matter has been taken care of, since this is not brand new anymore)。我只有一个显示器,所有东西都很旧,我最近没有更新任何东西。


W:大家都在问你的狗的品种。


S:是东西伯利亚莱卡。


W:东西伯利亚莱卡,在采访开始的时候说过(详见翻译的上部分),不过我们也来了很多新观众。有一个问题,你对于你的“基地”有什么计划?首先你可以解释下这是什么,然后回答下你打不打算一直呆在P ornainen。


S:这个基地是一个政 府(municipality)对我18年世界冠军的奖励。这很棒,因为这是第一块奖励给电竞职业选手的土地。


W:一般他们会给投标枪的或者滑雪的。


S:对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他们给的一个很有趣的东西,是一个很好的荣誉,不过没怎么开发。还没有做一个雕像。


W:那里还没有Serral的雕像。


S:不过说不定什么时候,建一个小屋子(shack)在那里也挺不错的。不过我最近没有什么时间去考虑怎么处理。


W:对,我也觉得有点意思。当合适的时候到了,你会把这个作为你的启发,来建一个很不错的小屋(shack)。这样就有关了。(我实在是没看懂,可能shack在这里有别的意思)不过这不是你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
S:关于一直呆在P ornainen,我觉得居住在这里很好,所以我不介意一直在这里生活。不过对于未来的方向,一直是有一定的未知性的。


W:我个人的一个问题,你不需要一定对此有一个答案,你有什么领域特别想去学习吗?


S:我在心中好像没有一个特殊的领域,不过虽然可能听起来有点傻,但是我不觉得我会去做和电脑相关的工作。


W:很好


S:我不觉得我会做这个,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实际上喜欢什么。说不定什么基本的事情。什么都可以。


W:你觉得自己不是一个IT人员或者程序猿,这很酷。你可以做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。


S:我觉得程序猿实在是不太适合我,不是我的菜,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了。


W:好的。我现在注意到有了太多的信息。我需要说,和你交流非常轻松,非常不错。


S:你也一样,进行一些这样的交流很有趣。


W:没错。现在我要和你说,首先,非常感谢你的到来。我不记得这个是怎么协调下来的了,和ENCE战队有关。能采访你的确非常不错。了解你很开心,希望有一天能见到你。不管哪一天我们碰巧同一天去了战队办公室。祝你月底的比赛运气爆棚,我会看你所有的比赛。我必须承认,现在我不再是对此一头雾水了。我看了你在Last Chance的比赛,看起来很有趣。我尽力去学习了看星球大战,不对,星际争霸。


S:经典的错误。


W:看,我是一个星战粉丝(身后有一个应该是歼星舰的乐高模型)


S:这很酷。


W:如果你对基础知识的都不了解,然后去学习就很困难。我现在基本了解了经济,部队的多少之类的。但是我有时候会在后期对于你们甩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技能感到困惑。(还不够合格的云玩家,应该想3484的同胞们好好学习)


S:对,星际二的确有点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。到了最后,当你了解了基础知识,还是挺简单的。总的来说一个简单的策略游戏。


W:这是最好的RTS游戏。也是持续最久的。还有什么其他的顶级RTS吗?


S:帝国时代是一个,还有魔兽争霸3,虽然星际一可能取代了它。帝国时代可能是现在第二大的。


W:这个的确被很多人在玩,是一个很老的游戏了。


S:的确很老,不过新出了重制版。我不知道是不是重制版或者什么之类的,但是的确得到了更新。


W:你有什么想说的,或者想祝愿的吗?说什么都行。


S:我没什么特别想说的,不过我想感谢你邀请我来参加采访,很有趣的采访。就像你说的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在现实中见面。


W:我相信我们肯定会见面,这不是问题。我们会一起玩一些马里奥赛车(Mario Kart)。


S:再看吧,不过我们总可以跑一圈。


W:我们都很有胜负心。很荣幸能采访你,很高兴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,在我热爱的电竞中奋斗。我也很开心能参与其中。而且很开心能采访到你。很多人问我,你什么时候能采访下Serral,我们会很开心的。我的观众经常给我受访者的建议。


S:很开心大家希望听我的采访。总是很开心了解到。我想我们是在为观众来做这个采访,向我我所有的粉丝问好,这是最基础的。


W:我想,当你回到日常的联系,我会播放你拿下世界冠军的视频。我记得有一个很好的视频记录了这个。我们应该会和观众们一起看,至少是你夺冠的时候(Twitch回放里面后面回顾了Serral暴打拔本黄金舰队,和举起奖杯的时刻)

S:我想有一些关于这个的视频,我自己都不完全记得了(Serral曾经表示自己当时不是流泪,是出汗)


W:有一个有着难以置信的播放量的视频。应该是一个暴雪官方制作的。你的哥哥接受了采访。


S:你说是Signature系列的视频。


W:没错,有关于你的还有雷诺的(雷诺我印象中没有Signature的视频)。


S:对,他们会在总决赛前录制。好像是关于8个不同的选手,我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了(18年好像是4个)。


W:他们真的飞到P ornainen去拍摄你了?


S:他们从纽约飞过来,然后他们很满意。我们一起去泡了桑拿。


W:妈个鸡这还挺酷的。你有着难以置信的经历。我猜你的摄像头照不到,但是很多人问我,可不可以看下你的奖杯陈列柜。不过可能拍不到。


S:我身后有一个。


W:这里还有一个。


S:身后那个是真正的奖杯展示柜,另一个实际只是书柜。身后这个是。其他的奖杯我放在书柜里了(。。。。。。)


W:里面有什么,比如说柜子顶上最大的那个是啥?


S:这两个最大的是地区比赛的奖杯,我应该至少有7个。(Serral实际只有6个WCS冠军)这个实际是嘉年华总冠军的奖杯。我夺冠的时候举了一个大个的,然后你不会真的把这个大的拿走,他们只是会把你的名字刻上去。然后会给你一个小的留作纪念。这个很沉,但是还是挺小的。


W:给镜头前的观众们看下。


截屏2021-02-21 22.35.17.png


W:哇哦,我从来没有采访过,朝着摄像头拿着世界冠军奖杯的人。我喜欢这样,那种芬兰人的谦虚。从柜子里把奖杯拿出来。这太酷了,的确很值得一说。感觉你的奖杯柜子已经放不下了。(想起了去年那个给奖杯已经腾出地方的故事)这个取决于今年,你说不定需要扩大这个他了。


S:对,已经装不下,然后放到书柜里了。


W:对,我能通过玻璃看到,书柜实际也放满了。


S:对,那里也有一些。


W:谢谢你,Joona接受采访。向你的家人问好,再见。感谢你接受采访,完成之后,我会把这个链接发给你。我们会和ENCE战队合作,将这个采访翻译成英文,这样你的国际粉丝(比如论坛的大家),就能看到了。很多有趣的,很多好玩的聊天。感觉非常不错。


S:很高兴和你交流。


W:再见!


S:再见!














最后于 2021-2-22 12:48 被ggboud编辑 ,原因:
最新回复 (1)
全部楼主
  • 青菜 精英猛男
    1 举报 1

    我一直以为嘉年华奖杯是可以带走的,原来只能带走小号的复制品。难怪每届夺冠照片都能看出来奖杯底部同一个位置有个瑕疵。

    2021-2-21 22:49 回复
返回